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的阿四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  

2013-01-05 07:55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我于19666岁上幼儿班,到1977年高中毕业,足足11年。有人会问:那时候是九年义务教育,你怎么念了11年?我早上学一年,6岁上幼儿班,到了初一在家里泡病号,休学一年,后来在妈妈的督促下继续上学,只能蹲级,说蹲级不好听,就戏称自己是“留学声”,就这样,我和现在的高中同学一个班。

我虽然蹲了一年,还是和大多数同学年龄一边大。说到学习,是我们这一代人最不愿意提及的话题,原因很简单,我们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学习,讲究的是半工半读教学,这个星期上课,下个星期干活,甚至干活的时间要比学习的时间还长,我们上一届是木工班专业,我们班是电工班专业,本该属于学习的时间都去干活了。有一套磕形容我们,“出生就挨饿、上学就罢课、毕业有工作、生小孩就一个,这一套磕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,远远没有结束,更悲惨的命运一直陪伴着我们,而且陪我们走完这一生,所以说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生,是令人纠结的一生。

虽然如此,写学生时代也要汇报一下学习情况。我在幼儿班的时候还是很刻苦的,记得有一次考试还得过双百,也是我的学生时代的唯一一次双百,到了三年级的时候,虽然得分不高,但是也都是及格的,等过了三年级以后,及格的时候就渐渐少了,直至1973年,在我上五年级的时候,北京的政治舞台上,出现了一名反潮流的小学生‘黄帅。她以反对“师道尊严”为主要内容的日记摘抄,被《北京日报》加编者按发表,姚文元又指示:在《人民日报》全文转载并再加编者按语。《人民日报》的编者按语说:“黄帅敢于向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流毒开火,生动地反映出毛泽东思想哺育的新一代的革命精神面貌。”同时又出现了一位因高考而家喻户晓的“白卷英雄”张铁生。此后的各种运动接连不断,算是把我们这代人彻底的毁了。学生时代不懂政治,但是要参与政治,我的同学张天云的父亲,是一个1948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,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们走了十余里地,去分场斗人家,好在我不喜欢参与这种政治游戏,另外:自己的父亲也挨过斗,父亲曾经是走资派(营职科级)被斗过,你们斗你们的,我玩我的,以至于后来同学的姐姐嫁给了我二哥,成了我二嫂,我也能坦然面对的,因为我当时没有欺负人。我们下一班的学妹在粉碎“四人帮”时,批斗大会上台发言,她的慷慨激昂的发言给我们带来了很大震撼:“大喇叭响了在声讨,一举粉碎四人帮“,虽然我们不懂何为“四人帮”?但是也被当时政治气氛的狂热搞的如醉如痴,后来我问过那个小学妹:我说你写的真好,太鼓舞人了,她说:也不是我写的,都是老师写的,我只是在那里念的啊?我们这代人最大的优点是能干活,记得一次铲地的时候,由于天气热,地垅又太长,垅长能达几公里,学生们实在干不动了,都在放赖,坐在地下休息,班主任老师周义文鼓励我们说:同学们加把劲,干到地头有柿子,咱们原地休息吃柿子,听到这些,同学们热情高涨,从地上爬起来挥锄大干,一气到了地头,抬眼一看,哪有什么柿子啊?顿时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地上了,这件事被当成经典笑话流传很久,周义文老师还给我们留下另一个故事,有一个淘小子在人家大人不在家的时候,跑到人家淘气,人家大人突然回来了,匆忙之中,这个淘小子钻到床底下,把自己的一双黑皮鞋露到外面了,人家大人一把拽住一双黑皮鞋就把他拉出来了,周老师在讲的时候,把黑皮鞋称之为“黑毛竹”,这就是脍炙班级的“黑毛竹”的故事。周老师留给我们的不只是故事,还有一件事,是我前几天同二班同学王力庄闲侃才搞明白的事,他说:你们一班能干啥?下场干活10天,去几百里的市里劳动,都是我们二班去劳动的,我一想就恍然大悟了,当时农场地多人少,劳动力紧缺,又要求开门办学,场领导就把眼光瞄向我们这一群廉价的劳动力上了,总有一些艰苦的活让这一群学生去干,而我们班这种活一次也没有干过,都是二班去,当时有一些不理解,那时的学生不喜欢学习,愿意出去疯,为什么不出去干活啊?现在我理解了周老师的良苦用心,他的想法就是学生应该学习,不应该劳动,作为老师他不能抵触,如果他不积极的话,他的老师就当到头了,只能做到不主动争取,所以这种艰苦的活我们一次也没有干过,在这里我要说一声:谢谢您!周老师。那个时候,一方面由于我们学习不好让老师头痛,另一方面因为我们能干活让老师欢喜,在课余时间,师生关系非常融洽,我们初中班主任是农村来的,也特别能干活,所以说我们的关系非常好,可以拍肩搭背的称兄道弟,等上课的时,老师再看见我们的时候,眼前这些淘气包子简直是让他哭的心都有了。虽然我的学习不好,但是成绩一直很稳定,从来就没有得过零分,一直都在各位数徘徊,高一的一次期中考试,八科加一起还不到60分,这样说起来很笼统。我就一科一科的汇报一下吧,首先是数学:正常的阿拉伯数字计算还可以,可是老师非要把他们落到一起计算,说是分数运算,还有xyz就更是脑袋痛了、语文就不用说了,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连拼音也不会,当时教我们语文课的安老师,一定要把拼音给我们补上,遗憾的是,当时安老师因年纪大,前面的四颗门牙都掉了,发音不清,只、吃、司平卷舌发音总是说不清,惹的全班学生哄堂大笑,直到今天我也感觉对不起他老人家,作文有字数限制的,300字的作文我就没有写过一篇完整的、物理能记住的就是好像有一个杠杆原理,记得上物理课的时候,物理老师提问说:我左手拿一斤棉花、右手拿一斤铁,谁能告诉我哪个沉?我就想?这么简单地问题还用问么?马上举手抢答,老师用手一指我说:你来回答吧,我马上站起来答道:是铁沉啊!老师一笑说:这位同学敢于回答问题的精神是值得表扬的,但是没有理解我的问题是什么?一斤铁和一斤棉花重量是一样的,只有体积、质量是不一样的,这一下把我羞的啊!恨不能有地缝钻进去了哈。化学课我只记得我学过水分子是H2O主成的,也就是两个氢分子和一个氧分子,氢气是燃烧的,氧气是助燃的,“水”能燃烧在理论上是成立的,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推广,是因为分解水的成本太高,因为有石油,等到石油枯竭了,替代石油的必将是水。历史课就记住一套磕,“三国两晋南北朝、唐宋元明清”。到了政治课,就会喊万岁了,喊完这个又喊那个,等到76年连万岁也没得喊了,就不知何为政治了?到了发英语书时,我翻开书一看就乐了,同桌问我乐啥?我指一指书上的英文说:这还用学啊?这个我从小就会,不但认识,还知道谁大谁小啊。同桌不信说:你读一个我听听?我就给他读JQKA,A最大,J最小,我会玩扑克就认识它们了,差一点没有把同桌乐喷了,直到毕业我们也没有找到英语老师,以至于英语是白卷毕业的。按说我们同学也不是都学习不好的,我们的班长、团支部书记、学习委员都是温文尔雅、秀外慧中,漂亮的女孩子,每天上课、学习非常认真。真的是时代把她们耽误了,男同学靖伟是语文课代表,张旭是数学课代表,学习都很好,靖伟、张旭共同之处就是都写得一手好字。不同之处就是静伟的性格外向,张旭性格内向。靖伟大眼睛一转就一个道,让人有一些应接不暇。靖伟说话是能说会道,死人也能说活了,鬼精鬼精的,虽然身体不是很好,精瘦的那一种,和人家动起手来是谁也打不过,但是动起嘴来谁又都说不过他,非常难缠,因而都不惹他,避免麻烦。张旭小眼睛,有一些倔强,凡事爱叫一个真,有一些不近人情。个子不高,力气也不大,属于老谋深算类型的,在电影里算谋士、 参谋、智囊人士,也就是狗头军师吧,让人感觉有一种摸不着底的感觉。马玉飞是我们高中的班长,从小就少年老成,和我们同龄,但是比较起来要成熟稳重的多,属于不干坏事的那一种,就是想干坏事时,也会暗示别人干了,他是不会干的,老话说:“从小看到老”他就是属于这种人,从学生时期到现在,都是做领导干部。我们那时候虽然学习不好,但是对于学习好的同学还是尊敬有加的。

说起学习不好的话题就多了,那个时候太淘了,要说起淘就要说起王波,这个人属于大智若愚的类型,但是他的智从没有用在学习上,都用在给人起外号和淘气上了,给人起外号张嘴就来,创意无限,给一个满脸长青春痘的同学起外号,叫饭豆,还给一个嘴长得比较大的女同学起外号叫八路,同学不理解为什么叫八路啊?他把右手拇指和食指比一个八字,往嘴上一横说:她的嘴有这么大,哈哈哈!同学们一下就都服了老大的聪明才智,就凭嘴稍微大了一些,就成了爱国的八路军了啊?王波长着一对小咪咪眼,在脸的上部给人的感觉十分节省地方,在往下一看,一只硕大的鼻子和一张吃四方的大嘴,豪不客气的占据了脸部的五分之三,这么说吧,他的五官单独拿出来,哪个都很难看,而配在这一张脸上组成一个整体,让人有越看越好看、越看越爱看的感觉,这个人身高力大,当仁不让的担任班级的体委了(各项体育都要比别人好一些),因为所有的坏事几乎和他都有一些联系,说句不中听的话叫他孩子王,说句好听一些的叫学生领袖,而这两点都要有凝聚力才行,他身边总是围着一些小弟兄,凡是坏事他都身体力行,都能起带头作用,从不推脱责任,这就是他的可爱之处,他能在小兄弟们的面前有威信,不是说出来的,是做出来的,敢作敢当。记得有一次上语文课,教语文的唐老师在黑板上写字,王波把篮球膨的一声扔到黑板上,把唐老师吓一大跳!回过头来就问是谁?站起来!当然是不会有人承认的,唐老师心里明镜的就是王波,但是没有证据就不能瞎说啊?而王波露出一脸无辜的憨笑,让人实在不忍心把这一个恶名强加在他的头上,下课以后唐老师说:许秋、梁桂艳、李萍(班长、团支书、学习委员)你们三个到教导处来一趟,很明显,这个事件的性质是严重的。等她们三个人回来后,许秋微红着脸说:王波,老师让你去教导处一趟,那个时候男女同学是不说话的,这次点王波的名字,已经是许秋鼓足了勇气了,是老师让去的,王波笑嘻嘻的去了,下一堂课是自习课,王波在教导处罚站一堂课,等下了自习课,王波回来了,我们问他;王波?感觉如何啊?他说不好玩,老师都不和我说话。有一次我和王波拿一杆破气枪玩,这个气枪是陈洪铎的,由于抢比较老,膛线都没有了,打家雀是打不着的,在场区寻找目标,突然发现邻居王力科家房子上有鸽子,王波举枪就瞄准,我急忙说不能打啊?王波说:没有事,这个枪打不着的,然后就瞄准乒的一枪!瞎猫碰见死耗子,还真就打下一只来,王波直接到院里把鸽子一下就捡起夹在怀里,到了我家以后直接就把鸽子扔进了炉子里了,刚刚扔进炉子里了,邻居王力科大哥就跟进来了问:你们怎么打我家鸽子啊?王波说:没有啊?我能打你家的鸽子吗?咱们是邻居啊?再说了,这个枪能打鸽子吗?脸上还露出他特有的无辜的憨笑,这也是他的招牌笑,任何人在这种笑容面前都是无力的,大智若愚的“愚”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!王力科大哥转身就走了,我们两急忙从炉子里把鸽子拿出来,已经烧熟了,我们俩又擀了一点盐面蘸着吃了,别提多好吃了哈。记得有一年春季刮大风,下午下课时谁都不出去玩了,就在教室内玩,男同学在后面一排坐了一圈侃大山,女同学在前面跳皮筋,我和王波并排坐在后排的椅子上,前面的桌子上也坐了一大帮同学,王波突发奇想,一把就把陈海源从桌子上拽下来了,让我把陈海源的一条大腿用双腿夹住,再把一只胳膊把住了,而他自己也把陈海源的另一边的胳膊和腿控制住,伸出一只手把陈海源的裤子扒下来了,再把小裤衩扒下来,哈哈哈!这下陈海源的小鸡鸡就露出来了,王波还装模作样的用手上前比划一下说:吃一个,嘴里同时还打了一个响,这个时候陈海源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了,喊也不能喊,骂也不能骂,怕前面的女同学听见,另外哥们关系都非常好不能骂,关系好不是说的,有一次陈海源家要盖仓房,要指陈海源是不行的,我们哥几个,用了三个星期天就完活了,第一个星期挖了一个大菜窖,就有土了,第二个星期天用土脱坯晾干,第三个星期天就把仓房给盖起来了,哥们感情是处的,玩笑不是恶意的,只是好奇?好玩,那个时候的孩子淘气归淘气,不欺负女孩,只是男女同学不说话而已,在公共场合男女同学如果说话了,保证有问题发生了。

我是属于瘦小枯干类型的,那时候身高不足一米六,体重不到100斤,却长着一颗能带60号帽子的大脑袋,就像三根筋挑着一颗头,给人一种不堪负重的感觉。因长相不招人待见,一副舅舅不痛姥姥不爱的模样,让人很难能多看几眼。想一想我小时候也淘的出奇,和王波不同的是,我淘的比较低调,每干一件坏事都不是一个人干,坏事不暴露就没有我的事,暴露的话也有坏小子顶缸了,大人们会说:这个坏事就不是四干的,就是有四也是让某某给带坏了,因此我给人的印象就是特仁义的乖孩子。

    人生一世几十载,从在自己的哭叫声中,急急忙忙来到这个世上,到在别人的哭声中,无可奈何的离开人世,在浩瀚的宇宙长河中,就是弹指一挥间。在这一点上,家财万贯的富翁和贫贱的百姓是平等的,谁走了都带不走多余的一草一木,只不过在活着的时候,有钱人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舒适一些,到最后的结果都一样,金钱买不来生命。当人们不知不觉中,发现自己慢慢的喜欢怀旧,尤其是喜欢想起自己的五光十色的童年时,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变老,人生匆匆,虽说朝看青丝暮成雪,但时光匆逝,谁也无法挽留,暮年回首,总会有数十年转眼一瞬的感触,漠漠尘寰,几人能见得沧海变桑田?生命因为短暂所以要万分珍贵,努力去活。过往皆是云烟,所以要及时释怀得失,快乐生存。珍视生命,爱亲人、爱自己、爱生活,莫在忧郁烦闷中消磨宝贵时光,沉溺珍贵岁月。恩怨是非皆虚幻,不必太在意。爱恨情仇都会化为烟云,功名利禄到头来也是一场虚空。无常一到什么也带不走,最终拥有的只是一个过程,一种心情而已。努力是为了快乐,为了没有遗憾.如今已经年过半百的我,想念我的家乡、想念养育我的黑土地、想念我的同学、想念我童年尿尿和泥玩的哥们、甚至想我儿时光屁股在一个托儿所的光腚哥们,你们都在哪里?都好吗?.。。。。。

 

   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初中班长许秋
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高中班长马玉飞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学习委员李萍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语文课代表静伟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数学课代表张旭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体委王波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张凤雅
 
【原创】我的学生时代 - 快乐的阿四 - 快乐的阿四的博客本人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9)| 评论(49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